当前位置:zhongyan.com.cn资讯安洁西公主
安洁西公主
2022-11-19

作者:小九 来源:《意林》

亚虎又简单说了些细节问题:“明天傍晚我们出城,我会先去拿到商户付的订金,还有出城的条子,到时你们都提前准备好,谁也别拖后腿。”

“放心吧,不会迟到的,我和雷狼就住在这附近。”雨驰回应着,“对了,安洁西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?”

没等安洁西开口,小弱插进话来:“还没呢,我们正愁找不到地方。”

亚虎不屑地瞥了小弱一眼:“那今晚你们就先住在这里好了,地下室还剩两个单间。”

“那费用……”小弱满眼期待。

“到时从你们的酬金里扣。”亚虎一句话,小弱期待破灭。

亚虎先送雷狼出去了,雨驰走在后面,好奇地打量着安洁西:“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面熟?”

白狗小九默默地拉长了脸,废话,能不熟吗?城里到处都贴着她的通缉令。

安洁西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度,她实在是不好回答:“幻觉吧。”她含糊着,重新把兜帽拉了起来,罩住了头。

雨驰摸着下巴:“真的不是幻觉,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,还不止一次。”

“可能她长得像你未出嫁的姑妈。”小弱扯谎道。

安洁西一把抓住小弱的衣领,将他拖出包门:“我对这里不熟,地下室在哪里,你带路。”

小弱带着安洁西去了地下室。

雨驰仍然皱着眉,嘟囔着:“我没有姑妈……不过我真的见过她,到底是在哪里呢……”

地下酒肆外。

雷狼和亚虎并肩走在街道上,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像被一堵墙给挡住了,对面过来的人全都紧贴着两侧的墙壁才能勉强蹭过来。

“为什么要找那两个人?”雷狼问。

“你是说那个女的和那条鼻涕虫?”

雷狼表情严肃:“前往日暮古域的路上并不安全,也不像你说得那么轻松,你为什么要骗他们?”

“算不上是骗吧。”亚虎无所谓道,“我们的雇主是个有钱人,我也不是第一次护送他前往日暮古域了,他手下的那些护卫都很厉害,你用不着担心,我们只是为了凑个人数。”

听了亚虎的解释,雷狼眼中的担忧却越来越深:亚虎话里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怎么,你不信我?”亚虎有些不高兴了,“我们合作过很多次了,你觉得我会骗你?”

雷狼不说话。

亚虎叹着气,胳膊搭在雷狼的肩膀上,说:“好吧,既然你不放心,我就跟你交个底,这次的护送任务其实是与银盾军团有关。”

“什么?”雷狼愣住。

银盾军团并不是人族的军队,但他们的力量与装备要远远高过普通的人族军队,甚至可以直接与圣族的军队对抗。

他们有足够强大的力量,为何还要私下找他们这种人去完成护送任务?

“这件事非常机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我只能把话说这么多了。”亚虎拍了拍雷狼的肩膀,“一个女孩子懂什么,虫族的也根本掀不起风浪,我们只要安全地把人护送到日暮古域就行了,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。”第2章逃离孤光城,前往日暮古域

安洁西安心地睡在地下室的单间里。

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,她被银盾军团通缉,目前只有离开孤光城到日暮古域暂避,而且她还有着自己的计划,如果能找到银盾军团的副团长狄义隆,他应该会信任她,给她洗清污名的机会。

她现在所会的剑技,绝大多数是狄义隆传授给她的,这也是她唯独愿意信任他的原因。

没了耳边吵人心烦的小弱,她睡得很沉,还做了一个梦。梦中,她仍是生活在父母身邊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,虚浮的影像中,她爬上老旧的阁楼。

阁楼里堆放着许多杂物,覆盖着厚厚的灰尘。

她打开一只木箱,箱底放着一块带有弧度的玉片,她好奇地把玉片拿出来,抚去上面的浮灰,半透明的玉片带着淡淡的银光,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,看上去好像是一座高塔,当她想要看得更清楚些时,玉片却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,她不得不眯起眼睛。

金光越来越盛,待光华散去,她赫然发现手中的玉片不见了。

睡梦中的安洁西微微蹙起眉头。

梦中,画面一转,人类的军队与圣族的军队的遭遇,激战中人族军队惨遭败退。

村子遭到了圣族人的屠杀。

紫色的魔法光波中,安洁西亲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村民死在她的面前,她的衣裙上沾满了血迹,但那些血没有一滴是她的。

圣族的魔法在人群中炸裂开来,惨叫声不绝于耳……

安洁西躲在尸体堆里,惊恐的眼睛里倒映着血战的残酷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幸存的村民们寻来时,她等来的不是父母热情的拥抱与劫后余生的狂喜。

“怪物!”

“她怎么可能活下来?”

所有人都死了,为何只有她活了下来?

“她是圣族的孩子!”

她听不懂人们在说些什么,她茫然地望着自己的父母,从她记事起,就一直生活在这里,她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,他们为什么要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她?

从此,她成为村民仇视的对象,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不同之处,圣族的魔法对她无效,就像冥冥之中受着无形力量的庇护,她可以免疫圣族的所有魔法。

最终,她的父母承受不住村民的愤怒与不满,无奈之下带她离开村子,正巧银盾军团的副团长经过小镇,他们在招收未成年学徒,训练那些孩子成为王国的勇士,所以她的父母便隐瞒了她的年龄,想将她送到银十团里,不过她父母的伎俩还是被副团长识破了,她父母无奈,只好骗她,将她强行丢在了那里。

银盾军团的副团长见她可怜,才让人把她留下,她至今还记得父母离去时的背影,她站在那里望着他们,希望他们能回头看自己一眼,哪怕只看一眼,然而她得到的,只有无尽的失望。

在这乱世,她被遗弃了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