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zhongyan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不喜欢与宝钗交往?原因是什么
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不喜欢与宝钗交往?原因是什么
2022-09-17

,黛玉和宝钗是红楼梦中比较重要的人物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,接着往下看吧~

王熙凤和薛宝钗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,从亲属关系上看,凤、钗两人乃是亲表姐妹,甚至细细论来是有血缘关系的,可这对表姐妹的关系貌似并不亲近。

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阿凤、宝钗两人几乎没有过单独的对话描写,唯一一次称得上两人单独“对谈”的场景,便是第35回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”,彼时贾母、薛姨妈、王夫人、薛宝钗、王熙凤组团来看望卧病在床的贾宝玉(第33回,贾宝玉被贾政笞挞)。

期间贾宝玉要吃莲叶羹,王熙凤便开玩笑称自己也要沾光一起吃,贾母出言调侃,于是引出了下面这一段情节:

贾母听了,笑道:“猴儿,把你乖的!拿着官中的钱,你做人!”说的大家笑了。凤姐也忙笑道:“这不相干!这个小东道我还孝敬的起。”便回头吩咐妇人说:“给厨房里只管好生添补着做了,在我的账上来领银子。妇人答应着去了。”宝钗一旁笑道:“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她怎么巧,巧不过老太太去。”贾母听说,便答道:“我如今老了,哪里还巧什么?”——第35回

宝钗此处,俨然是为了调侃打趣凤姐,兼而调节现场气氛。以宝钗的预想,她说完这句调侃之语后,王熙凤应该紧接着她的话,将话题延续下去,说一些“我哪里能比得上老太太”、“贾母当年如何如何”诸如此类的话,以便调和现场气氛。

可实际情况出乎宝钗的预料,王熙凤完全没有接宝钗的话,反倒是贾母,看着凤姐不接话,便自己主动出言调侃,说了几句“我哪里巧什么”的谦虚之语,算是帮宝钗解了围,否则没人接话,那宝姐真是要多尴尬,有多尴尬。

反过来,再看王熙凤和林黛玉的交情,那可真称得上闺蜜之交了,纵观《红楼梦》前80回,王熙凤和林黛玉之间有太多暖心的交集:

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有记,王熙凤曾专门派人给林黛玉送茶,两人并就着茶叶互相调侃:

凤姐儿道:“前儿我打发人送了两瓶茶叶去,你往哪去了?”黛玉笑道:“可是我倒忘了,多谢多谢。”......凤姐道:“不用取去,我叫人送来就是了。我明日还有一件事求你,一同打发人送来。”黛玉听了,笑道:“你们听听,这是吃了她一点子茶叶,就来使唤我来了。”凤姐道:“倒求你,你倒说这些闲话。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?”众人听了,都一齐笑起来,黛玉便红了脸,一声儿也不言语,回过头去了。——第25回

仍是第25回,众姊妹相聚,恰遇赵姨娘、周姨娘进来,众人纷纷起身让座,唯独凤、黛两人视若无睹,自说自话:

只见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进来瞧宝玉。李宫裁、宝钗、宝玉等都让她两个,独凤姐只和黛玉说笑,正眼也不看她。——第25回

再如第46回“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一回,贾赦看中贾母身边的丫环鸳鸯,意欲强娶,妻子邢夫人便来和王熙凤商量对策,期间有一个小插曲:邢夫人怀疑王熙凤的助手平儿偷偷泄密,王熙凤便搬出林黛玉的名头来救场:

丰儿忙上来回道:“林姑娘打发了人下‘请’字,请了三四次,她(平儿)才去了。奶奶一进门我就叫她去的。林姑娘说,‘告诉你奶奶,我烦她有事呢。’”凤姐儿听了方罢,故意的还说:“天天烦她,有些什么事?”——第46回

实际上,哪里有“林姑娘请平儿帮忙”这件事?只不过林黛玉与王熙凤私交颇好,日常接触频繁,加上林黛玉又是贾母最溺爱的外孙女儿,故而搬出林黛玉来搪塞邢夫人而已。

从丫环丰儿、主子王熙凤两人这般天衣无缝的默契“配合”,也侧面证明了林黛玉必然跟她们平时关系甚好,这才能不留痕迹地完美配合。否则,丰儿若是搬出别人的名号来救场,王熙凤没反应过来,那就完全露馅了。

问题在于,王熙凤为何跟薛宝钗、林黛玉的关系差别这么大,按理来说,王熙凤应该和表妹薛宝钗关系更好,林黛玉终究是个外人,为何出现这种巨大的反差呢?

站在理性角度,林黛玉是贾母最宠溺的孙女,并且很有可能是贾宝玉未来的妻子,荣国府未来的宝二奶奶,所以王熙凤讨好林黛玉,便是讨好贾母,更是讨好未来的荣国府管家人,反观薛宝钗,则对王熙凤没有利用价值。

这种思路固然不错,但终究陷入机械化思维,因为凤姐是人,不是机器,如果林黛玉如夏金桂那般性情暴戾,亦或者如贾迎春那般天生懦弱无能,王熙凤断然不会为了利益,热脸去贴黛玉的冷屁股——凤姐自有风骨,并非毫无底线的谄媚之徒。

立足感性角度,王熙凤跟林黛玉有很多相似之处,譬如都天生聪慧、口齿伶俐、爱耍幽默,这一点跟她们俩的生长环境有很大关系。

王熙凤从小被当做男孩子生养,这一点读者皆知,但很少有读者知道,林黛玉从小也是被当做男孩子来养的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回所记:

今如海年已四十,只有一个三岁之子,偏又于去岁死了。虽有几房姬妾,奈他命中无子,亦无可如何之事。今只有嫡妻贾氏,生得一女,乳名黛玉,年方五岁。夫妻无子,故爱女如珍,且又见她聪明清秀,便也欲使她读书,识得几个字,不过假充养子之意,聊解膝下荒凉之叹。——第2回

在古代,女子无才便是德,林如海却将林黛玉当做男孩子来养育,甚至专门请来进士贾雨村来给黛玉当家教,其目的便是“假充养子之意”。

也正是因为林黛玉、王熙凤类似的生长环境,所以《红楼梦》中也只有凤、黛两人曾有过“踩着门槛子吹风”这样的豪放举动,而非一般含羞带臊的大家闺秀。

王熙凤的性情率直,做事快刀斩乱麻,不喜欢太过内敛的人,譬如第27回“滴翠亭杨妃戏彩蝶”,凤姐就相当赞赏办事麻利的小红,并对以往下人说话办事的扭扭捏捏展开了批评:

(凤姐儿)又向红玉笑道:“好孩子,倒难为你说的齐全,不像她们,扭扭捏捏,蚊子似的。嫂子不知道,如今除了我随手使的这几个人外,我就怕和别人说话。她们必定把一句话拉长了,作两三截儿,咬文咬字,拿着腔,哼哼吸吸的,急的我冒火。先时,我们平儿也是这么着,我就问着她:‘必定装蚊子哼哼,难道就是美人了?’说了几遭,这才好了。”——第27回

而薛宝钗的办事风格恰就是这样,宝钗为人低调谦逊,八面玲珑,说话办事顾左右而言它,她天生就是这样谨慎的人,加上寄居贾府,不是自己家,更要小心处世,但宝钗的这种风格,恰和凤姐相对立。

《红楼梦》第55回,王熙凤曾跟平儿一起评价过贾府众人,期间就谈到了薛宝钗的行事风格:

凤姐儿道:“我正愁没个臂膀。虽有个宝玉,他又不是这里头的货,纵收伏了他,也不中用;大奶奶是个佛爷,也不中用,二姑娘更不中用,亦且不是这屋里的人;四姑娘小呢......再者,林丫头和宝姑娘,她两个倒好,偏又都是亲戚,又不好管咱家务事。况且一个是美人灯儿,风吹吹就坏了;一个是拿定了主意,不干己事不张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,也难十分去问她。”——第55回

对于林黛玉,王熙凤认为她唯一的缺点就是身体不好,动辄生病,没办法参与管家;而对于薛宝钗,凤姐则认为她能力不错,但处世为人太过谨慎低调,不干自己的事,绝不开口,所以王熙凤纵然遇到了问题,也不敢去问宝钗,因为她知道宝钗必然会选择明哲保身,不愿参与。

这恐怕也是这对儿表姐妹为何关系不亲密的直接原因,纵然彼此面对面交谈,中间仍隔着一层纱,但又能说是谁的错呢?宝钗天生成熟敦厚,不肯轻与人言,凤姐做事速战速决,不喜拖欠,两人一旦相遇,只能保持着陌生人一般的客气,关系如何能亲近?